甜菜小队长

混吃等死 一颗甜菜

【勋兴】hybird child (上)

私设如山,脑洞大过天,虐文初试,原本说要一发完的,结果一个没收住,得分上下了 下篇大概是世勋的视角,虽然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写出来😂


世界上有一种职业

他们制作的人偶在主人的精心培育,用心爱护之下可以行走可以交流,甚至可以产生情感。

这种人偶叫做hybird child。

而我,就是一个hybird child的制作师。

在外行人眼中这一行大概很无聊,每天都只能对着自己做出的hybird child,看着他们瞪着自己无神的大眼睛,看久了甚至会觉得恐惧。可在我看来,却不尽然,因为有客人的时候,我可以听到形形色色的故事,这大概就是我生活中的完美调剂和最好回报。

嘘,你听,有人来了。


(一)

门口的铃铛声一直是我认为最棒的音乐。
因为每当它响起的时候,就意味着我能收集到一个新的故事。

这次来的人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孩儿。他拥有一副上帝赐予的完美面孔,带着一种在人海中也会一眼注意到的惊艳的感觉。可是周身,却透露出一种与他的年龄格格不入的消极和沧桑感。

他说,他叫吴世勋。他想要订制一个白皮肤,下垂眼,眸中灿若星辰,指节修长如玉,还带着小酒窝的hybird child。

那是他的恋人,名字很好听,叫做张艺兴。

我对他说,在我店里订制hybird child有一个规矩,不需要钱,可是要拿一个故事来换。他看着我,沉默许久,才开始慢慢的叙述,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


(二)

吴世勋说,他第一次见到张艺兴的时候是刚进大学不久,那时候赶上兴趣社团的“百团大战”,他自己本来没什么兴趣的,可是生生被舍友朴灿烈拖了出去,结果拖出去了吧,朴灿烈自己又跑了,正当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前面萌宠社团拉人的学长。

可是他一点都不像是学长,戴着兔子耳朵的他可真可爱啊,是想把他抱回家养起来的那种可爱,吴世勋想,好想和学长谈恋爱啊。

哈?我失笑,居然是一见钟情这样有些俗气的开头。可是又觉得很有趣,因为很久没有人给我讲过这样俗气的故事了,来我店里的人总喜欢用文艺且浪漫的语言去描述他们的爱情,我听过了太多轰轰烈烈的故事,碰到这样小清新的故事,难免觉得新奇。

吴世勋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想法,朝我笑了一笑,他笑起来很好看,奶帅奶帅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整个人气质柔和了不少。他问我,“一见钟情是不是挺俗的啊?可是这就是真实的情况。而且,
爱情本来就是一件俗气的事儿啊。”


(三)

下定了决心自然要有所行动。吴世勋凭借自己出色的长相,成功跟萌宠社团报名负责人套到了“兔子学长”的基本信息。学长叫张艺兴,医学院临床医学系的,今年大三,成绩好,人也好。虽然平常反射弧有点长,可是上手实践的时候毫不含糊,就是三个字“快,准,稳”

居然是临床医学的学长,看着完全不像啊。吴世勋说,艺兴学长当时无奈的戴着兔子耳朵用汽水音招新的形象简直弱小无助又委屈,这样的学长,果然还是适合养在家里。

啧啧,我真的十分不解。这么年轻的男孩子怎么有这种奇奇怪怪的思想啊?

可是吴世勋跟我说“如果你看到张艺兴,你就会理解我的想法了。
因为张艺兴是那种只要看到他,心情就会变好的人啊。”


(四)

成功追到张艺兴的过程比吴世勋想象的要更简单。虽然从小到大吴世勋都因为出色的长相带来了一些困扰,可是他还是十分感谢造物主赐予他的面容,因为他的长相是张艺兴所欣赏的那种类型的教科书一般的典范。凭借这张脸,自己追人之路简直不要少了太多麻烦。要知道,张艺兴第一次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哇,你真好看。”

吴世勋说,张艺兴是一个神奇的人。因为他们在一起之后的每一天,他都要比前一天更加喜欢张艺兴。初见时的惊为天人渐渐从他的脑海中淡去,他的记忆中更多的留下了真实的温柔的张艺兴。

张艺兴会在吴世勋打完一场篮球之后贴心的递上水和毛巾,会在过马路的时候提醒他注意车,会在冬天的时候紧紧的握住吴世勋的冰凉的手,会注意到吴世勋最喜欢的零食是浪味仙。这种温柔,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懂,也让体会过的人放不开。

“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吴世勋跟我强调了好几次,“在我的余生中,不会再遇到任何一个人比他更好。”

嗯,我想也是。


(五)

年轻人的心中总是充斥着奇奇怪怪的想法,吴世勋也不例外。那时他们已经在一起很久了,两个人已经住在了一起。

他总是喜欢询问张艺兴“哥啊,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啊?”

彼时张艺兴总是会用调侃而又宠溺的语气回答“当我意识到我需要每天都要欣赏到我们世勋的美颜的时候喜欢上你的呀”每每这时吴世勋就被他的艺兴哥逗得笑个不停。他知道他的哥哥在逗他,因为他不是只看一个人的脸就会决定跟一个人在一起的那种人。不然还没等到吴世勋入学,张艺兴就会先被拐跑了。

虽然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吴世勋倒也不生气,他只当张艺兴对自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吴世勋以为自己和张艺兴会永远在一起,可现实告诉他,不是所有的“以为”都能成真。

“他说过他会回来,他从来没有食言过,可这一次,他没做到。”


(六)

“你还记不记得c市发生的特大地震?”吴世勋突然向我发问。

记得,当然记得,那是近五十年来最严重的一场地震,无数人丧生在了那场天灾中。

“艺兴哥是c市人。”

吴世勋说,在他知道c市发生了特大地震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艺兴哥一定会回去的。那是他的家乡啊,他的根,他的童年都在那里,所以当张艺兴告诉他他报名加入了志愿者的时候,吴世勋一点都不惊讶。

可他还是很害怕,他害怕发生意外,害怕失去张艺兴,他本想跟着一起去的,可是张艺兴拒绝了他。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他们两个彻夜长谈,吴世勋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张艺兴说过的话。

他说“世勋呐,那是我的家,那里有用的上我的地方,所以我必须回去,可你不行。你要留在这里,看好我们的家。”

他说“世勋呐,你不是想知道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认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次假期咱们两个恰好加入了一个学校论坛上发起的短途旅行团?那时候我总是喜欢一个人逛来逛去,最后一天在海边我录旅行日志的时候,大家都在吐槽我总是一个人,当时正好录到你,我就问你‘真的诶,我总是自己一个人,我们世勋去哪儿了啊’你说‘我在哥的心里啊’那个时候,夕阳就在你身后,你背着光,伴着海的声音告诉我,你一直在我的心里,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
就是那个时候,那一瞬间,我突然就明白了,你就是我想要共度余生的人。”

他说“世勋呐,等到迎春花开的时候,我一定会回来。”

“可是,我还没有等到迎春花开,就先等到了他在余震中牺牲的消息。从此以后,迎春花开了又败,我等的人,却永远不会回来了”


(七)

我看着吴世勋,他在提到张艺兴的死讯的时候,眼睛仿佛黑夜里的海一样,深不见底黯淡无光,可他之前在讲他们的故事的时候,眼睛里分明带着光。

这一瞬间,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内心十分肯定的想法。

“吴世勋,虽然很抱歉,可我还是要说,你的hybird child,我可能做不了,因为你养不成一个hybird child,绝对的。”

我眼见着上一秒还安稳的坐在椅子上的吴世勋突然站了起来,语气激动的朝我吼道“为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忽而又仿佛冷静了下来,低声哀求我道“hybird child是我最后的希望了,所以我恳求您,无论您要求什么报酬我都可以接受。”

他哭了,我能听出来。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我还能怎么办呢?

“吴世勋,我说了,我这里不需要额外的报酬,我也可以给你制作属于你的hybird child。可是希望你不要后悔今天的决定。”

“绝对不会。”


(八)

半个月后,吴世勋从我这里领走了那个长得和张艺兴几乎一样,只是看起来比张艺兴要小很多的hybird child。

他似乎很高兴。

可我知道,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TBC-----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