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菜

混吃等死 一颗甜菜

【祺鑫/现实向】顺其自然

*突然诈尸的一更

*我知道我拖了很久非常抱歉

*三次元事情很多而且灵感枯竭

*感谢  @东辰Neptune 坚持不懈的催更,以及接力棒到了你手里啦

*严禁上升真人


*前文链接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番外一


第六章


距离上次马嘉祺亲眼见到丁程鑫做噩梦已经很久了。第二天起来丁程鑫跟平常并没有任何不同,要不是那天夜里手上汗湿的痕迹和丁程鑫少见的眼泪是那么真实,马嘉祺甚至会以为那个只是自己的黄粱一梦。唯一的改变大概就是丁程鑫在不好意思的躲了马嘉祺两天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加亲近了。男孩子对于看到自己脆弱的人感官总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不好意思,可过去了这个坎,就像现在的丁程鑫对马嘉祺一样,难免会有一丝带着亲近感的依赖之情。

 

公司里面最近人人都很忙碌的样子,几个小的没什么感觉,四个大的却是发现了不太寻常的气氛。不过公司不说,他们也不好直接问,只好稍微忐忑的等着公司的消息。直到昨天晚上,士大夫姐姐突然把丁程鑫叫了出去。

 

“程鑫啊,你知道公司这几天在忙一些事吧?”

“嗯,知道的,怎么了吗姐姐?”

“其实公司这阵子在忙着给你们出一首歌,现在demo已经出来了,把你叫出来是让你回去通知他们一下,明天上午一起去听一下demo,顺便去试音,好给你们分part。粉丝嘉年华回来之后好好熟悉一下就可以去正式录音了”

 

饶是丁程鑫再稳重,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听了这个消息,面上也是难掩激动。要知道,他们在这之前一直在翻唱别人的歌,尤其是师兄的歌,这件事情网上不是没有人抨击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歌,虽然只有一首,却也在无形之中给他们十个人加了一分底气。

 

“好的姐姐,我马上就回去通知他们。”丁程鑫面上镇定的走了出去,关上门之后还是忍不住在走廊里激动的蹦了两下。

 

他们要有一首自己的歌了,真好。

 

跟丁程鑫的激动不同,这边教室里气氛有些凝重。裤子老师不在,大家自从丁程鑫被叫走之后也停止了自主练习,都在猜测是因为什么事情。平时最崇拜丁程鑫的陈玺达这时候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凑到了看起来最靠谱的马嘉祺身边,开口道“小马哥,你说程哥为啥突然被叫走啊?会不会是因为我最近舞蹈跟不上连累程哥挨说啊?”马嘉祺看着身边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委委屈屈的缩在自己旁边,虽然心里也有些担心,却还是对着陈玺达笑了笑,拍着他说“你最近不是挺努力的吗?放心,老丁肯定不是因为这个被叫出去的,我看士大夫姐姐表情也不是很凝重,不见得就是把老丁叫去批评了,放心吧啊。”

 

正说着呢,丁程鑫就推门进来了,练习室里的弟弟们一看到他,就争先恐后的扑到他身边,叽叽喳喳的问着,明明只有九个人,却生生搞出了九十个人的架势。最后还是丁程鑫自己发了话“安静!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们先听哪个?”


张真源想了想,回到“还是先听坏的吧,这样好消息还能安慰一下我们。”


“坏消息就是,我们这几天的休息时间没有了。”


弟弟们听了之后,虽然有些惋惜,但都觉得还好,毕竟练习生的身份注定了休息时间要比常人少很多。所以就忙着继续追问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我们要有自己的歌了,明天上午所有人一起去听demo顺便去试音,然后就可以分part了。”


练习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九个人愣愣的看着丁程鑫,似乎在确认自己听到的消息是不是真的。


然后十个人突然欢呼了起来,连已经将这个消息消化了一段时间的丁程鑫也忍不住和大家一起欢呼了起来,十个人抱成一个环,彼此之间都是分不开的样子。

 

在一片欢呼声中,丁程鑫忍不住看了一下身旁的马嘉祺,恰好马嘉祺也正在看着他。两个人相视一笑,似乎有了一丝无言的默契。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对吧?

 

所以丁程鑫有的时候会想,真的很感谢刘耀文,陈玺达,马嘉祺和李天泽的到来。当然不能说是迷信,是因为他们到来之后的日子是真的越来越好。

 

虽然新歌的事情让大家心情很好,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粉丝嘉年华的事情。所以第二天试完音后大家又整理了一下心态,重新投入了粉丝嘉年华节目的练习。随着时间的流逝,去北京的日子就这么到了。

 

工作人员从一大早就扛着摄像机在拍“北京行”的素材,对着一群孩子挨个儿的问过去“好久不见”,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马嘉祺和丁程鑫,最后只好略过这两个人,工作人员不知道的是,这两个人现在正窝在练习室里谈心。

 

“诶老丁儿,粉丝嘉年华之后你是不是还得去剧组啊?”

“对,还差一点,不过也不剩几场戏了,去了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回来了就该拍第二人生了吧?”

“是啊,马上就要成为宇宙大明星的经纪人了,拜访一下,小马哥你现在心情如何啊”

“我啊……我就希望程以鑫可以不要和丁程鑫一样,什么事儿都往自己心里吞吧”马嘉祺认真的注视着丁程鑫,一字一句的说道。

 

当一个一直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的人遇到了一个总是在自己耳边说着“别担心,我帮你啊,让我替你分担一点吧”这样的人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呢?丁程鑫以前不知道,现在似乎是了解了。那是一种从心底里流出来的温暖感。其他的人一直在他背后支撑着他,他很感激,可是来自背后的不止是支撑还有压力,只有马嘉祺,给他的是一种并肩搀扶的感觉,这是一份不带丝毫压力的帮助。丁程鑫乐于并逐渐学习接受这一份好意。

 

马嘉祺是个无比温柔的人,丁程鑫再一次确定了这一个说法。

 

“程哥”陈玺达突然推门进来“小马哥也在呀,那正好,姐姐说我们该走了。你们俩快点收拾啊”说着,就也在练习室里坐了下来。


“诶?陈玺达你不走吗?”丁程鑫疑惑的问道。


“我等你们一起啊”陈玺达还是那个直来直去的陈玺达,可是马嘉祺心里却突然有了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过没等他细想,工作人员就来催他们了。马嘉祺也就把这件事儿抛在了脑后。

 

早上出发的时候天还没大亮,到北京之后已经很热了。车上的孩子们都在玩手机,工作人员怕没有素材,就跟他们说让他们随便找个话题说,自己拍。丁程鑫想了想,跟刘耀文说“耀文儿你有啥好玩的事儿跟我们分享一下呗?”刘耀文倒是没多想,张口就来了一段自己小时候错把王力宏认成自己舅舅的经历。反而是坐在前面的李天泽知道这是丁程鑫有心为幺儿争取放松量,于是默默地笑了笑。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丁程鑫特别可靠啊。”这样想着,李天泽放下了手机选择闭目养神。

 

到了北京自然也不能放松练习,不过在休息的时候一群孩子找到了一块白板,于是纷纷在上面展示自己的“艺术天赋”这样的情况工作人员自然不会错过,于是扛起摄像机继续拍。大多数孩子的作画风格还是很正常的,偏偏大哥丁程鑫要不走寻常路,让自己插上想象的翅膀放飞自我。不过离开摄像机的拍摄范围之后想到自己画的画完播出去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这点儿小尴尬虽然被藏的很好,不过细心如李天泽还是发现了,于是拽着丁程鑫去闹马嘉祺,两个人把马嘉祺的渔夫帽扔来扔去,马嘉祺也不生气。就只是看着他们俩无奈又温柔的笑,大肆展示着他的小虎牙和小兔牙。他自然也发现了丁程鑫的小尴尬,所以一点也不介意逗一逗他。

 

晚上的时候工作人员本意是带着一群孩子出去逛一逛,却没想到来了一次意料之外的路演。看到有人跳舞一群孩子顿时就走不动道了,围观的人也有认出他们的人了,所以等人家表演完之后工作人员决定干脆让孩子们就借着这个地方办了一场路演。他们兴致也挺高,没上场的人还有心情给上场的人用手机打个光。

 

丁程鑫看着正在唱歌的马嘉祺,一脸羡慕。自从变声期之后自己的音准就有了很大的问题,虽然一直在努力但是却一直达不到自己满意的状态。以后多找小马哥问问吧,丁程鑫站在人群里暗暗下定决心。

 

 

所以沉浸在自己想法里的丁程鑫也没有发现,马嘉祺每次唱到“你就是我的小星星”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朝着他的方向看一眼。

 

 

回程的路上马嘉祺和丁程鑫不知不觉又走在了一起,丁程鑫正低头看着今晚录的视频,马嘉祺在一旁提醒他小心看路,顿了顿,问了丁程鑫一句“诶老丁儿,你今天,开心吗?”

 

丁程鑫抬起头来,冲着马嘉祺露出了让粉丝们高呼“心都化了”的笑容来,眼睛亮亮的“特别开心!超开心的好不好!”

 

“好”马嘉祺想着,你开心,我就放心啦。


TBC

评论(8)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