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菜

混吃等死 一颗甜菜

顺其自然【现实向】

*文笔就那样,大家多包涵


*时间线较长,故事较拖沓


*禁止上升真人【此条高亮】


@东辰Neptune 下面交给你,加油哈哈哈,合作愉快


第二章


大概是因为盛夏总伴随炽热的阳光和汗水,带着扑面的清爽感的少年总是这个季节不过时的风景。

 

今天的行程是录制夏日运动会。凌晨才入睡,起来以后又直接来公司参加录制的丁程鑫和李天泽难免有些精神不济,尤其是天泽,本就是第一天来到家族,又是个慢热的人,困倦感使他一时不知道到底要怎么主动融入这个团体,只好在一边默默的刷着手机。

 

“李天泽?”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你好,我叫小明。”

 

李天泽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睡醒。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怎么看,都是资料里写的叫“陈泗旭”的那个男生吧?

 

“哈哈”一个手搭上了陈泗旭的肩膀“你别听他瞎说,他叫陈泗旭,经常语出惊人,跟不上他的思路很正常,我是张真源,你好啊。”

“你们好……”

“其实我来就是告诉你一下,士大夫姐姐说一会开场你的站位在我对面”陈泗旭对李天泽笑了笑,顺势拖着张真源就在李天泽旁边坐了下来。

 

李天泽默默的收回了手机,然后三个人继续沉默无言,不过气氛倒也不显尴尬。

 

‘专门告诉我站位?’李天泽朝陈泗旭的方向瞥了一眼,心里想着‘其实是怕我无聊吧?这儿的人,真有意思’

‘不过大家真的都是很好的人啊’

 

既然是运动会,自然少不了“竞技精神”。十个少年被分成两组。队长们自然就是两位团霸,而为了照顾新加入的少年们,分组方式最后决定为抽签。人数决定完,站位商量好,稍事休息,便正式开始了录制。

 

尽管十分疲惫,但是镜头一开,丁程鑫依旧是长江国际十八楼的大哥,李天泽也收起了疲惫感化身腼腆新同学。

 

运动会自然少不了赛前的宣誓,不过丁程鑫和敖子逸宣誓的时候闹了个小笑话,后半段誓词读的七零八落,退回去的时候还笑着说对方跟自己一点默契都没有。

 

啷个没有默契哦,不过是太熟悉了导致一正式起来就想笑吧。

 

听说要比记忆力的宋亚轩听完之后拉着敖子逸诉苦“士大夫姐姐这是在整我”敖子逸和旁边的丁程鑫被皱着脸的宋亚轩逗得直笑。

 

不过更搞笑的是宋亚轩刘耀文比赛的时候bgm放起了「月光下的凤尾竹」,丁程鑫不自觉的跳了起来,大家都说他这是舞担的自尊,马嘉祺也不例外,他看着丁程鑫慢悠悠的跟着节奏甩着他的胳膊和腿,又联想到刚才自己在场上背错了好几处,丁程鑫瞪大了眼睛问他“马嘉祺你知道你错了多少个吗?”的样子,再一次在心里发出了感叹‘这位哥,简直太好看了吧,之前刷微博看到有人说丁程鑫是十八楼的颜值担当,真的是没有错啊’

 

老实说,马嘉祺心里对于丁程鑫的感受是比较特殊的。毕竟这位哥是整个长江国际十八楼里自己唯一的哥哥,可是这位哥哥真的比想象中要单纯太多了

 

最后一轮的比赛由丁程鑫和李天泽进行。bgm放的是街舞少年,迷弟丁同学再次上线,忍不住先跟着唱了几句。马嘉祺看着隔壁组已经开始了,再看看丁程鑫陶醉的表演,忍不住握起拳头对着丁程鑫比划了一下。

 

当然啦,对着笑的这么好看的哥哥,就算他不躲,自己也舍不得砸下去啊。

 

俗话说,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现在虽然不是六月,可是刚刚还晴朗的天空这时候突然开始飘起了小雨,在雨中完成了接力比赛的少年们由于雨势并未减小,被工作人员临时转到了室内体育馆去进行下面的项目。丁程鑫和敖子逸拿着工作人员给的毛巾,去分给其他的人。拿到之后丁程鑫先盖了一块儿毛巾在敖子逸的头上“注意着点别着凉了。”丁程鑫嘱咐道。敖子逸从小免疫力就稍差一些,有几次拍摄任务赶上生病还要坚持完成拍摄,所以丁程鑫对于敖子逸的身体状况潜意识的总想多照顾一些。

“知道啦,别光顾着我,先擦擦你自己啊”

“我不急,先给他们送过去”说着就去给弟弟们送毛巾。

 

等到大家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士大夫姐姐们也把道具拿了过来。

 

在听说要测量陈玺达的体重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拒绝的,贺峻霖庆幸同为MC的自己不用去挑战自己承重力的极限,敖子逸趴在丁程鑫的身上嚎叫“要命了要命了”,其余的几个老小则是可怜巴巴的问工作人员能不能换成测量马嘉祺的体重,毕竟真要抱这位一米八的大高个,可能还没抱起来呢,自己先被压趴下了吧……

 

当然这个请求最后被工作人员驳回了。不过毕竟是自家孩子,工作人员也没有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去测一测陈玺达。

 

所以最后丁程鑫组只有丁程鑫自己和马嘉祺抱了陈玺达。丁程鑫要抱之前,陈玺达还做了绅士腿。

 

‘嗯?这是在鄙视我的身高?’丁程鑫觉得这个弟弟简直气人。“你不要这样我也没有很矮好不好”不过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弟弟,丁程鑫心里其实还是暗搓搓的有点小羡慕的。

 

轮到马嘉祺的时候,丁程鑫有些担心的看着马嘉祺纤细的身材,然后悄悄地跟他说“要不你也别抱了?”马嘉祺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不过真正抱起陈玺达的那一刻马嘉祺深刻的感觉到了什么叫眼前一黑。他其实力气不算很大,抱起一个陈玺达实在是有些超出了力量范围。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放下陈玺达之后一个踉跄,忍不住凑过去,用手背碰了碰马嘉祺的胳膊。

“诶马嘉祺?你还好吧?”

马嘉祺回头看着丁程鑫,一脸严肃“我还好,但是我觉得陈玺达该减肥了。”

丁程鑫看了看陈玺达,又看了看马嘉祺,赞同的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仿佛达成了一个伟大共识一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到上午所有的项目都做完了,士大夫姐姐说现在可以休息一下,下午转战游泳馆。陈玺达听了之后仿佛撒了欢的海豹,眼睛里忍不住都是期待。张真源帮宋亚轩检查脚踝,刚刚十人九足的时候不小心绑太紧了走的时候勒了一下宋亚轩的脚踝。其他的少年也都三三两两的玩一些喜欢的运动或者坐着休息。

 

而丁程鑫拿着刚刚解下来的那条蓝丝带楞楞的出神。

 

今天被丝带联系在一起的大家,能坚持多久呢?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

 

丁程鑫只能在漫长的时光里,慢慢寻找答案。


评论(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