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甜菜

混吃等死 一颗甜菜

【祺鑫/一发完】等一个人

一丢丢灵魂摆渡+第二人生半架空背景设定预警。中间夹杂视角转换的第一人称叙述。


夏冬青像往常一样,收拾着444号便利店里的东西。正准备将多余的啤酒搬回库房的时候,突然发现店里多了一位客人。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夏冬青问到。可是这位客人似乎很惊讶。
“你……你是在跟我说话吗?”他看起来似乎眼前发生了什么非常难以置信的事情,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抱歉,嗯,给我一杯……奶茶吧,谢谢。”


夏冬青看着他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妈呀,这八成又是个鬼,这么多年了,还是分不清鬼和人之间的区别,想哭。”心里这么想着,却不能表现出来,夏冬青只好强装镇定,去给他冲了一杯奶茶。


“可是”夏冬青从柜台后面偷偷瞄着这位客人,他坐在桌子旁,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灰色的大衣,长得很帅气,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家教非常好的绅士。“他真的不像鬼啊……”这么想着,夏冬青把奶茶端了过去。
“您的奶茶,有些烫,请慢用。”


“等等!”这位客人叫住了夏冬青。
“那个,您还有什么事儿吗?”夏冬青心里顿时出现了不好的预感。
“嗯……你介意陪我聊聊天吗?因为现在除了你之外,没人看得见我。”边说着,这位客人自嘲的笑了一下。


没办法,夏冬青陪他只好坐下。
“你是……鬼吧?”夏冬青问到。
“对,我已经死了半年了。我一直在游荡,因为心里面有放不下的人。”他说着,嘴角还有掩饰不住的笑意。夏冬青这才发现,他居然既有兔牙又有虎牙。他突然觉得,这个鬼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你一定很喜欢那个你心里放不下的人吧?”夏冬青问道,“不然也不会提起他就笑起来了。”
客人愣了愣,然后回答道“我的确很喜欢他。”
“你愿意,听一听我的故事吗?”


我叫简亓,是一名经纪人。他是我手底下带的最大势的艺人程以鑫,我们认识,已经有九年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我们是同一个大学的,不过当时我已经在读研究生了。第一次听说他,是因为认识的一个女生,她说隔壁专业有一个小学弟,叫程以鑫,特别乖巧,笑起来还特别甜,而且人超级nice,都没见他跟别人红脸过。我当时突然就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从来没跟人红过脸,这世界上怎么会真的有这么好脾气的人呢?第一次,我对一个人产生了探究的欲望。


我一向是一个行动派,想到了就马上去做。于是我就开始从各方各面去了解程以鑫这个人,并通过自己的好人缘,打听到了他这个人的性格,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身边所有接触过他的人,对他的评价都出奇的一致:乖巧,好脾气,好说话,从来没有生过气。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自己的直觉出了错,可能他真的就是那么好脾气的人,可是这样的评价越多,我心底的顾虑反而就越少。因为大家对他的印象太一致了,简直就像是他扮演了一个有固定人设的人一样。我对他的兴趣达到了最高点,我开始策划着和他认识的事情了。然而还没等我计划完,就突然被我发现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这个朋友口中的乖乖仔,每周都会去练拳击。这可不像是他那样的性格会做出来的事情。于是我开始在健身房等着,打算观察他打拳的样子。


我第一次看到他打拳,就知道,我的猜想是对的,他从来都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乖乖仔。那种野性和戾气,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别人口中的他的身上的。


是时候了,我决定要出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下午,我走到了正在打拳的他的身边,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根本没等我说话就离开了,但就是那一眼,他的眼神里有刀也有光,那种眼神让我终生难忘。


那时候的我,心里有太多的事情。我的家庭背景很复杂,而我因为一些所谓的“亲人”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我想报复,并且已经有了计划,而在那个下午,我觉得,我找到了自己最合适的伙伴。


说起来,他会进入娱乐圈,还是我说服的,因为我当时需要一个人,一个绝对能红起来的艺人,我知道,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红起来。所以严格来说,我最开始接近他的目的,并不单纯吧。


可是他也并不是一开始就同意了的,为了说服他,我可是吃了他好几次的冷脸。可是,我知道他最需要的是什么。他需要忘掉自己,而演员这个职业,对于他的愿望有些得天独厚的优势。就像我当初跟他说的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对你的故事没兴趣,可是既然都是演戏,当演员还可以赚钱。演多了,都是角色,谁还会记得你是谁?”是啊,演多了,谁还会记得他是谁呢?


他最终还是被我说服了,成为了我带的第一个艺人。当时的我虽然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可那时候的我还是年轻,带着些天真的幼稚。两个什么门路都没有的年轻人,在那个圈子里怎么会好过呢?


第一个经纪公司对我们的待遇并不好。当时我还不是金牌经纪人,他也不是红透半边天的大势演员。我们两个只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而已,又没有后台,公司一开始分下来的资源又少又差,甚至连宿舍也没有给我们分配。我们两个当时都没有钱,所以只能两个人挤在一个不到四十平米的屋子里。冬天的时候为了取暖甚至要挤在一张床上。 我是不介意的,我心中有火,这是我必须忍受的事情,可他不一样,他原本不需要经历这些的。我得承认,看着他冬天在我旁边缩成一团的样子,我是有愧疚的。这样的日子我们足足过了有将近三年。


我知道他对于这样的生活是不介意的,可我从来没有想过,他对于带他进入圈子的我是抱有感激之情的。知道这件事情纯属意外,我刚才说了,前经纪公司对我们待遇不好。有一次,公司好不容易分下来一份比较好的资源,但是却要求以鑫去参加一个饭局。我原本是要拒绝的,可是以鑫说要去,因为这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并且他发誓能够保护好自己,我最终还是被他说服了。那天晚上我一直在那间饭店的外面等他,午夜的时候终于接到了他的电话,我飞快的找到那个包间,惊讶的发现整个酒桌只有他还勉强有那么一丝的清醒—他把所有人都灌醉了。我有些不合时宜的想笑,居然想到了这种方法。不过还好,幸好他没事。他看到我之后似乎是感觉到了安心,终于放松了下来,我把他带回了我们的出租屋,半路上他终于坚持不住,吐了一次,撕心裂肺,而且也走不动了,没办法,我只好把他背了回去。我身材并不强壮,可是背起他来轻而易举,那是我第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他的重量。他太轻了,甚至是带着些纤细意味的。可他的心里总是沉甸甸的,封闭又倔强,让人想心疼他都不知从何下手。他的嘴唇靠在我的耳边,呼出的热气让我的耳朵特别痒,偏偏他还一直在嘟囔着什么,我尝试着去听清楚,才发现,他在叫我,他说“简哥,谢谢你,让我能够忘记真正的我自己。”在那一刻,我突然后悔了,我满足了他的愿望,可我真的后悔了,我终于看清了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我不想让他忘记真正的自己,我想让他做他自己。


那一次的机会意料之中的并没落入我们的手里,那样的酒局显然并不会让那群人满意。但好在一直以来我也并非毫无收获。娱乐圈最重要的就是人脉,我花了将近三年的时间去积攒这份资源。没有后台,那我就自己为我和以鑫创造后台。终于,我成功的为他拉到了一份电视剧男二的角色,人设讨喜,配上他的实力,自然掀起了浪花。在以鑫刚崭露头角的时候,我迅速的找好了我们的下家深度发觉,并成功带着以鑫跳了槽。而进入深度发觉以后,以鑫也开始了“长寿偶像”的星途。


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但真正意识到,是因为我曾经差一点失去了他。


进入深度发觉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专心带以鑫一个人。伍哥不是没有跟我提过带新人的事情,可是一开始都被我拒绝了。共患难的人总是不同的,短时间内我并不希望其他人分走我对以鑫的注意力。直到后来以鑫彻底稳定下来以后,我才开始带新人。而在我带过得那么多人里,有一个人跟我印象中的以鑫最为相似。他叫达夏,我一开始只是单纯的以为这是一个因为崇拜以鑫才进去娱乐圈的迷弟,但是从那之后以鑫经常会收到恐吓,一系列的事情让我不得不静下心来思考,可是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以鑫自己就跑来找我摊牌了。达夏进入娱乐圈的确是因为以鑫,可他是抱着伤害以鑫的目的来的。以鑫希望我默许达夏的所有行为,我当然不能同意,我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以鑫,可是,我又一次被他说服了。


他告诉我,他很累了,那笔债,就让他还了吧。第一次,他终于做回了他自己,由内而外散发着挥之不去的疲惫感。


我再一次被他打败了。


我没有办法拒绝那样的程以鑫,所以只能亲手把那个可能会伤害到他的剧本交到了达夏的手上。


他就站在二十楼,身后吊着的是不知道达夏有没有动过手脚的威亚。我看着他张开双臂,像是要展翅飞离这个世界一样,就那一刻,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慌席卷而来,我想大声叫程以鑫不要跳,可是我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程以鑫迈出了那一步。


威亚吊住了他。
我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长时间的精神紧绷以至于我没有发现自己手脚冰凉,而骤然的放松让我几乎支撑不住我自己。
幸好他没事,幸好达夏放下了心中的仇恨。


也就在那个时候,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爱他。我那么爱程以鑫,以至于我想到要失去他的瞬间都仿佛自己失去了呼吸。


我不要复仇了。
我只想好好和他在一起,一起过新的生活。住在同一间有落地窗的大房子里,养一只猫,养一只狗,或者还要有一个花园。
又或者什么都没有,只有我和他就足够了。


那之后一切似乎又好了起来。我们谁都没有跟对方说过喜欢,可是那种心照不宣的感觉真的很棒,我们两个人在谈一场彼此都没有明说的秘密恋爱。那是我家逢变故以来最幸福的时光。


可是我的那些所谓亲人,最终还是不肯放过我。
这几年来,我金牌经纪人的名号越来越响。因为我手底下的艺人,哪怕是素人,最终也都能被我带红。在这个圈子里,我的话也越来越有分量。在我决定放下了一切仇恨之后,我的“家人”,因为终于忍受不了对于“我可能会毁掉他们一切”的忐忑,对我下了手。


我记忆的最后,是一管管空气被注射到了我的静脉里。在呼吸困难的感觉之中,我最终彻底失去了意识。
然后我再次出现意识的时候,已经是我的葬礼了。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方法,最终对外公布我的死因是心脏病发,活了三十五年,头一次知道自己原来有心脏病,你看我,死的多荒唐。


“他们那么害死了你,你没想过报复他们吗?”夏冬青突然问到。
“……想过啊,刚死的那阵子,天天想。为什么我都不在意他们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了,可是他们还是不愿意放过我?但后来就不想了。”简亓从自己的故事里脱离了出来。
夏冬青十分不理解简亓的想法,虽然他是个守法的好公民,可是面对那样对待自己,还害死了自己的人,肯定会想要报复的。而且听简亓刚才的话,他也不是那么大度的人啊……


简亓似乎是看出了他的想法。
“离开的时间越久,想法就越豁达。我本身已经去世了,何必再被仇恨牵绊了,更何况,他们不会伤害以鑫。想清楚这一点,我对报仇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了。”
夏冬青更加迷糊了“你怎么能确定他们不会伤害程先生啊?毕竟他们对你下手都那么狠,对程先生……”
“大势明星和经纪人可不一样。经纪人再出名,那也都是在业内。换句话说,就公众影响力而言,我没有以鑫那么大。他的粉丝知道我去世了,充其量是惋惜一下,更多的还是心疼以鑫失去了老朋友。可如果以鑫出了事,那影响就不是那么好摆平的了,这种费时费力,还极有可能引火上身的事情,他们不会做的。更何况,以鑫的发小是azy特保公司的总裁,他会保护好以鑫的。说到底,我现在,只是想再见以鑫一次,和他说说话罢了。”简亓一提到程以鑫,目光就变得格外温柔。只是他现在似乎想到了自己没办法实现跟程以鑫交谈的愿望了,连带着目光都暗淡了下来。


夏冬青看着他的样子,忍了忍,最终还是没有忍住“我可以帮你。”
“我能让你和程先生,重新交流。你在这儿等我一下。”说完,夏冬青跑到了库房,翻找了半天,终于在箱底儿找到了一块儿灰色的东西。
他从库房走了出来,对着简亓说“好了,走吧,你应该知道要去哪里找程先生吧?”


简亓原本是不相信的,可是他觉得夏冬青既然能见鬼,那么让他和以鑫交流好像也不是那么不可能了。


就在两个人准备出去的时候,门被推开,赵吏回来了。夏冬青顿时尴尬,翘班被发现,大概又要扣工资了,更何况……


“啧,夏冬青你又管闲事”赵吏白了夏冬青一眼。然后定定的看着简亓。
夏冬青挡到了简亓前面,刚想说让赵吏不许把他抓起来,没找到赵吏突然又说了话。
“行啊青仔,难得让你撞上一次好事儿,去吧,这次你相当于也帮了我一个忙,不然这个鬼,我带不回阴间的”说着,推开夏冬青,站到了简亓的面前。
“我知道你愿望十分强烈,所以我带不走你,可你最好也不要玩什么心眼儿,他夏冬青是个傻子,我可不是,你敢骗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大不了少交上去一个鬼,我可吃不了什么亏,更何况,”赵吏突然退开一步,对着夏冬青说“这个鬼在阳间游荡半年,已经快坚持不住了,如果今晚十二点之前再不跟我回阴间,就要魂飞魄散了。你们注意好时间吧。”然后让开了门。


等到两个人再次出门以后,突然眼前一黑,耳边又传来了赵吏的声音“吏哥今天心情好,祝你们一臂之力吧。”再回过神来,两人已经到了程以鑫家门口了。
夏冬青按了门铃,却半天没有回应。
“完了,不会这么巧不在家吧?”
“不会的”简亓突然开了口。“他一定在家,我感觉得到,但是因为职业特殊性,他可能以为是私生饭在按门铃。”
简亓想了想,开口道“这样吧,你别按门铃了,你就敲敲门,然后说‘是简亓让我来的’,他会给你开门的。”这是简亓对于程以鑫独有的自信。


夏冬青照做了,果然,程以鑫开了门。
他头发有些凌乱,精神虽然不算太好,但也说不上太差,可是说话的语气却有些急促,“是简哥的朋友吗?”
夏冬青眼见着在444号便利店里云淡风轻的简大经纪人,在看到程以鑫的那一瞬间,蓦然红了眼眶。
“是的,简先……简哥交代过我一些话,那个,方便让我进去说吗?”
“啊,对,不好意思,您请进。”程以鑫让开了门,让夏冬青进了屋。
“您先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程以鑫让夏冬青在沙发上坐下,然后打算去给他倒杯水。
“不用麻烦了,程先生,我长话短说,简亓现在就在我旁边,我能见鬼。我听他讲了你们两个的故事,所以决定帮他一个忙,他想跟你交流一下,所以我就带他来了。”说着,从衣服里拿出了之前在库房找到的灰色块状物。
“这是灵犀香,古语有云‘生犀不敢燃,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程先生,您能相信我说的话吗?”


“我相信你”程以鑫对着夏冬青笑了笑,“我不信鬼神之说,可我相信你能让我见到简亓。谢谢你,点燃它吧。”


夏冬青点燃了灵犀香。
“程先生,还有一件事,鉴于简先生已经在阳间游荡了半年,今天是他最后的期限了。如果他今天午夜十二点之前不跟鬼差去阴间的话,他就会魂飞魄散了。希望你们掌握好时间。”说完,夏冬青出了门,体贴的把空间留给了这对秘密恋人。


程以鑫明白夏冬青的话意味着什么。
这将是他这辈子和简亓的最后一次见面。


屋子里灵犀香的味道越来越浓了,终于,程以鑫看到了简亓,他就坐在他的对面。
他看了看表,现在是晚上十点五十五分。
距离他们的分别,还有不到一个小时。


程以鑫贪婪的看着简亓,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过简亓的样子了。他的朋友怕他伤心,甚至都不敢在他面前提起简亓的名字。
“简哥……”
“以鑫……不对,是以清,虽然我还是更习惯叫你以鑫。”这是简亓第一次叫出程以鑫真正的名字。
程以清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可以被叫的这么好听。


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问出了那个问题。
“简哥,你到底……是怎么去世的?”
简亓看着程以清闪烁的目光,他确定程以清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可是他不想让程以清过的像曾经他一样。
“以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认为你哥哥曾经跟你说的话是对的。暴力是解决不了暴力的,同样的,仇恨也解决不了仇恨。我不希望你背负着那些东西。你知道的,我曾经被你说服了那么多次,这次,也该换你听我的话了。”
“可是……”
“没有可是,以清,我是意外去世的。”简亓摸了摸程以清的发顶“我们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你确定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程以清最终叹了一口气“不要。”
简亓对着他笑出了自己的小虎牙和小兔牙。


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见面。
可是又好像是不知道的样子。
简亓难得一副老妈子的口气“你啊,一直都让我不放心,以后一定要记得按时吃饭,如果拍戏来不及的话一定要叫助理把饭热一热,你的胃不好,不可以吃生冷的食物。对了,还要少喝咖啡,也不要像年轻那么拼了,虽然你才三十三岁,可是你的身体是什么样子我比你更清楚。还有啊,凡事听着点别人的劝,不要总是倔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听话的好不好。”
“我还不知道你?总是嘴上道歉的快,事后永远不改。以后我不在了……”


对啊,以后,程以清的生活里就没有简亓了。


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夏冬青在外面敲了敲门。赵吏难得管送,自然是不会管回的。从这里到444号便利店至少需要二十分钟,时间差不多了。


简亓和程以清都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可是谁都没有动。他们就那样望着对方,似乎要过去一个世纪,想要把对方的样子牢牢的记在心里。


恨不能一夜白头,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夏冬青再一次敲了敲门,这次节奏变得有些急了,似乎是再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简亓站了起来。
“以清,你就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有啊,简哥,你多看我几眼吧,然后下辈子一定要去找我,千万别先被哪个小姑娘拐跑了”
“不会的,我一定会去找你,你要等我。”
简亓深深的看了程以清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简哥!”程以清突然叫住了他。
简亓回过头,他看着程以清扯出了一个笑容,那是和作为“程以鑫”完全不同的笑容,带着七分灿烂三分狡黠。
“再见。”程以清超大力的挥了挥手。


简亓关上了门,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没看见在他离开以后,程以清蹲在地上痛哭出声,三十多岁的人哭的跟失去了心爱的玩具的小孩子一样让人心疼。正如程以清也没有听见简亓心里面的想法


我的爱人,再见。
希望我们能有再相见的一天。


后记

2017年
长江国际18楼时代峰峻

士大夫姐姐正在给新来的练习生马嘉祺介绍公司地形,结果突然来了一条消息,让她马上到会议室去。可是她也不能把马嘉祺自己就在这里,正在两难的时候,突然看到了路过的丁程鑫。


“程鑫!过来一下!”丁程鑫听话的走了过去。
“姐姐早上好啊。”
“早上好,这是新来的练习生,马嘉祺。我这边有点事情得去趟会议室,你带他转一转公司吧。”
“好的。”


士大夫姐姐独自走了,将两个少年留在了走廊。
丁程鑫朝马嘉祺伸出了手“你好,我叫丁程鑫,欢迎你加入家族。”
“你好,我叫马嘉祺。”马嘉祺伸出手和丁程鑫的手交握,然后顺着眼前的手臂看了过去。
目光交错的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们……是不是见过?”
异口同声地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似乎是对这种情况有些尴尬,两个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但却在内心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一定是见过的吧?不管是在某个拐角擦肩而过,或者是在遥远的不知名的前世,我们一定见过吧?
不然为什么一见到你,就觉得熟悉,熟悉到心脏都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呢?


空气在安静中升温。


不知是谁,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而后,连带着另一个也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走廊里回荡着少年清脆的笑声。
而窗外,
微风不燥,
阳光正好。


你有错过心爱的人吗?
在不知名的曾经,或者还未经历的以后。
如果有,那么请别害怕,请别心急。
安静等待就好。
因为思念,终将带来重逢的一天。

Fin
-------------------
emmm最近冲刷灵摆突然灵感。
希望最后这波he不突兀。
我一直觉得乙生是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平行时空,在那里,简亓会帮以清抚平内心的伤痕,就像猫捡球走进小略的生命里一样。

虽然我知道还有很多bug,比如简亓的计划是啥,比如以清到底有没有坚持调查……
可是既然剧中的简亓能放下心中的仇恨,甩掉包袱生活,那么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也就不要提那些沉重的故事了,对吧?


从来都写小短篇的我终于写了一个短篇哈哈哈
希望大家喜欢
笔芯各位路德金女孩儿(。・ω・。)ノ♡

评论(13)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