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菜小队长

混吃等死 一颗甜菜

【执离/七夕贺文/一发完】乞巧果子


又是一年乞巧节到。
今年的乞巧节,你吃了乞巧果子吗?

瑶光有一个习俗。

在乞巧节这一天,要给心爱的人送上一份乞巧果子,如果对方收下了,并且当面吃掉了,就说明对方接受了你的心意。

这是慕容离自国破以来第一个单独度过的乞巧节。

往年的乞巧节,他都是和执明一起度过的。彼时,他在天权;而今,他在南宿。

今年的乞巧节,慕容离起的格外早。从他到南宿以来,从未有一天,他如此的想念执明,他想见他,十分想。可是当时自己自作主张的要离开,甚至说出了“一世的富足安乐很好,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话。

他亲手摔碎了执明的赤子之心,也不知如今的执明是否还愿意见他。

可慕容离还是很想念执明,很想见执明。这样的心情,大概是喜欢吧。

慕容离想了想,走进了厨房。瑶光有一个习俗,乞巧节这天可以给自己心爱的人送上一份乞巧果子,如果对方收下了并且吃掉,就说明对方接受了自己的心意。

他想亲自为执明做一份乞巧果子送给他。

在南宿的生活条件自然是比不得天权的,慕容离还在天权时,执明总是将最好的东西送往他的向煦台,自己虽为兰台令,可吃穿用度的奢侈程度早已超过了兰台令该有的份额。可执明丝毫不在乎,还是常常一有了好东西就往向煦台送。虽然自己因为不想将天权扯入复仇的计划而离开了天权,可当年兰台水池边那句“我留在这儿,是因为王上待我好”并不是骗人的。

那是自己最真的真心了。

既然要给执明做乞巧果子,用的东西自然是要好的。慕容离让方夜尽快去买好制作乞巧果子的材料,自己则默默的回忆巧果的制作方法。毕竟是第一次做,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回忆过了。

方夜的办事效率很快,材料不到一个时辰就都准备好了。他似乎很担心他的主子是否能够做好,可慕容离毕竟不再是当年瑶光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王子了。国破之后,自己生火煮饭是一项必备的技能,所以制作巧果并不能难倒慕容离。

慕容离先将牛乳和白糖倒入碗里,搅拌均匀。执明虽比慕容离年长,可口味却有些幼稚,十分嗜甜,所以慕容离特地多加了一些白糖,保证口味偏甜。而后又加入酒曲,再次搅拌,之后加入鸡子和油,再次搅拌均匀之后倒入面粉,而后将面粉揉成软硬适度的面团。然后等待发酵。

等到面团变成原来的两倍大之后将其取出,再揉一遍排出其中的气体。然后切下一块,原本是应该将其放入模具中的,可现在没有模具,慕容离只好亲自动手捏成各式各样的形状。幸好他一向手巧,不至于毁了这些面团,之见慕容离揉捏几下,手中的面团便变成了玄武和羽琼花等形状。做好面胚之后,生起火,又在锅中倒入适量油,然后将面胚放入锅中。待一面烙至金黄之后,再轻轻翻过去继续烙另外一面。等到锅中传来“滋滋”的声音,鼻子闻到了面胚特有的清香之后,巧果就可以出锅了。

刚烙成的乞巧果子模样十分惹人喜爱。金黄的面皮,带着并不油腻的清爽味道。慕容离将它们小心装好,对方夜说“我要出去,如果有人拜访,一定要替我拦下。”

“是,不过主子,您这是要去哪儿?”

“天权。”

今夜的南宿,有一个人提着食盒悄悄出了城门,不过除了方夜,没人知道。

又是一年乞巧节到。

今夜的执明,坐在向煦台中,自斟自饮,还对着烛光出神。

阿离,你在南宿过的好吗?开心吗?得到了你想要的吗?你。。。。。。有想念我吗?

“王上”

执明一愣,随后又自嘲一笑,“我一定是喝多了,都出现幻觉了。阿离现在应该在南宿,又怎会出现在我天权呢?”说着,又倒了一杯酒,只是还未送到嘴边,便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王上为何自斟自饮,莫不是还在怪阿离,不愿理我吗?”

这一刻,执明终于意识到这不是幻觉。巨大的喜悦席卷了他的整个心。“阿离!!我的阿离!!你回来啦!!!”说着,他又握住了慕容离的手“本王怎么会怪阿离呢?本王思念阿离还来不及呢!!阿离快坐,来陪本王喝两杯。”复而拽着慕容离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阿离还是这样好看,执明心想。可是阿离瘦了,一定是南宿王对阿离不好。这可是本王放在心尖尖上的阿离,连皱一下眉都舍不得的阿离啊,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的教训那南宿王,让他知道,本王的阿离,绝不能欺负了去。

慕容离被执明炙热的目光弄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将乞巧果子摆出来说“今日是乞巧节,阿离自己做了一些点心,还望王上赏脸尝一尝。”听了这话,执明的眼神突然亮晶晶的“阿离做的自然是最好的,不论怎样,本王都喜欢”说着便吃了一块点心,然后又给慕容离斟了一杯酒“阿离,这一杯,本王就祝你乞巧节快乐。”两人干杯,执明又给慕容离满了一杯“阿离,这一杯本王敬你,感谢你今天愿意从南宿回天权来陪本王。”他用了“感谢”,他用了“回天权”。

慕容离觉得,自己醉了。他酒量很好。南宿太尉在宴会上为难他,两大坛酒下肚都没有半分醉意的他,在执明敬他的两杯酒里,彻彻底底的醉了。醉在了执明的眼神中,醉在了执明的语言里,醉倒在了执明的赤子之心里。

他突然有了倾诉一切的冲动。

“王上,我其实,是瑶光国的王子,慕容黎。”

“我知道。”我的阿离,其实我在你出使南宿的时候就知道你的身份了,不然我也不会对你出使南宿的反应那么大。“我知道阿离是瑶光的王子,也知道瑶光乞巧节的习俗。我刚刚,也吃过了阿离做的乞巧果子。”

慕容离怔怔的看着执明,似是自言自语一般“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

“君已知!”这样坚定的执明,慕容离似乎也是第一次见到。

是谁先吻上了谁呢?这已经不重要了。执明托住慕容离的后脑,轻轻舔舐这阿离富有弹性的唇瓣,待到唇瓣染上湿意,便开始了更进一步的侵略。怀里的阿离异常乖巧的张开了嘴,伸出柔软的舌尖,勾起了执明身体里细细的痒。很快的,执明反客为主,灵巧的舌头勾住阿离舔吻他的舌,霸道的卷起,吮吸,很快,执明便不再满足这样的接触,他探入阿离的口腔中,细致的勾勒,轻轻扫过牙床,又霸道的缠住对方的舌头,用力的吮吸,直到阿离发出了抗议一般细细的哼声。

芙蓉帐暖度春宵,
从此君王不早朝。

第二天早上执明醒来后,床边尚有余温,不过很显然,他的阿离已经离开了。

可是执明还是很开心。

因为昨晚他已经知道了,无论阿离在哪儿,无论过了多久,

君还是君,阿离还是阿离。

这样就够了,执明已经收到了,最好的乞巧节的礼物了。

一盒乞巧果子,或者说,不只是一盒乞巧果子。

而是那个身负仇恨的红衣小王子,最赤诚的真心啊。

--------end--------

鹅鹅鹅鹅鹅鹅 七夕贺文总算还来得及。

作为一个吃货,我一直想写一篇与美食有关的执离文啊哈哈哈 总算圆梦了。

嗯。。关于乞巧果子的做法其实是我查的😂如果有bug的话,还要请小仙女们选择性的忽略啦~

关于君还是君,阿离还是阿离,这个不是我第一次说过了,全是包含我对葛格底迪最美好的祝愿吧

这个算是清水版,中间的车 应该是会写出来的鹅鹅鹅鹅鹅鹅😂😂

不过有可能是个婴儿代步车就是了哈哈哈

最后祝各位小仙女们七夕快乐

爱葛格底迪,也爱你们哦~  笔芯❤

评论(4)

热度(44)